关于支持青海等西部边远地区加大物价调控力度增强人民群众幸福感的提案

作者: 来源: 添加: 2012-12-31 点击:1835
字体大小: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物价上涨问题涉及民生、关系全局、影响稳定。特别是近年来西部边远欠发达地区的物价持续名列全国前茅,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城乡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民群众幸福感的有效改善和社会稳定。如青海省从2007年至2010年连续四年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涨幅位居全国各省区之首。2011年1―3月份CPI同比涨幅分别为8.2%、9.1%、9.2%,涨幅逐月扩大,累计涨幅达8.8%,居全国首位。经过省委省政府采取临时价格干预、加强产销衔接、“农超对接”等一系列措施后,物价才逐步回落。但2011年全年居民消费价格涨幅仍达6.1%,比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涨幅高出0.7个百分点,和海南省并列第二,宁夏以6.3%的成绩跃居第一位。甘肃、新疆都以5.9%的指标并列全国第4,而且长效机制尚未建立,调控压力仍然很大,这与经济状况并不富裕的人民群众的期盼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一、调控物价、增强当地人民群众幸福感的主要困难
        (一)生产资料和生活消费品自给率低,对外部市场的依存度高。长期以来,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呈典型的“两头在外”格局,一头是从省内输出资源性初级产品,另一头是从省外输入制成工业品和生活消费品,工农业生产所需的生产资料和工业品主要依靠中东部沿海地区购进。如青海省85%的食品、服装、布料、鞋袜、化妆品、洗涤用品、家电、五金工具等生活消费品以及70%的蔬菜、猪肉、禽蛋、奶制品等各类生活必需品都依靠省外输入,就连本省的优势产品牛羊肉的供应也不时吃紧,只要省外市场价格发生波动,就会马上引发青海的物价上涨。虽然已经建立了猪肉、牛羊肉、边销茶国家和省级储备,但储备品种单一,特别是受地方财力的影响,州地市基本上没有建立重要商品地方储备制度,鲜活农产品主要依赖市场调节,应急供应主要依靠企业正常库存,市场调控手段不完善。
        (二)过多的流通环节和过长的运距助推了西部边远地区物价快速上涨。2010年全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左右,而青海省由于地处内陆腹地,大部分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需从省外市场调入,物流总费用占全省生产总值的比例达25%左右,边远农牧区的比重更高。蔬菜从农民出售到市民购买,价格通常翻几倍甚至十倍以上,形成了供给过剩下的收购菜价下跌,而城市居民菜篮子承受高菜价的怪现象。与流通成本联系最为紧密的成品油价上涨, 0#柴油、90#汽油价格分别由2005年6月的4191元/吨、5075元/吨涨至2012年2月的8530元/吨、9300元/吨,增幅分别为104%、83%,使得原本居高不下的流通成本雪上加霜,推动了生产资料和生活消费品价格上涨,尤其对青海省青南地区物价的影响更大。
        (三)在市场价格整体持续上涨的宏观背景下,西部边远地区物价持续走高明显。近年来国际、国内物价整体持续上涨的背景下,外部市场生产资料和城乡居民消费品价格上涨对青海省物价走高具有明显拉动作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升,导致我国能源、原材料价格水涨船高,向下游传导的压力加大,致使这些省区资源性产品价格受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影响明显。在外部环境影响下,工业品出厂价格和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持续上涨;居民消费品价格方面,受国内生活消费品主产区价格上涨的影响,居民消费品价格也持续上涨。
        (四)西部边远地区的城乡居民收入水平长期在全国处于偏低位次,人民群众的幸福感难以有效改善。西部大开发以来,这些地区城乡居民的人均收入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但与全国相比,长期处于下游偏低位次,而且差距不断拉大。以青海为例,2005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2165元,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66.5%;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8058元,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76.8%。到2011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和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4608元和15603元,比2005年增长112.8%和93.6%,但只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66%和71.5%。其中,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在全国仅高于甘肃和贵州两省,排名倒数第三。青海省地处高海拔的青藏高原,与西藏和新疆相连,肩负着维护藏区社会稳定重要职责,干部群众在高寒、缺氧的环境中承担着较大压力的工作,幸福感较差。长期低收入、高物价的状况及其不利于调动当地干部群众的工作热情,不利于民族团结进步和稳定和谐社会的构建。如近年来西宁市未成年人侵财性犯罪案件一直在全国居高不下,且有持续增长之势。
        二、几点建议
        (一)国家加强对青海等西部边远地区农业生产的扶持,逐步提升省内自给能力。针对当地生活消费品自给率低,对外依存度高等结构性矛盾,国家有关部委要加大对农业生产的支持力度,把提升自给能力作为保障市场供应、稳定市场物价的一项长期工作进行扶持。支持青海等省区“菜篮子”工程建设,以扩大设施农业面积为突破口,优化菜品种植结构,重点提高冬春季蔬菜生产供应能力,夏秋季省内蔬菜自给率达到80%以上,冬春季蔬菜自给率达到60%。加强对养殖基地建设的扶持,逐步扩大畜禽养殖规模,提高青海省肉、禽、蛋、奶类产品的生产供应能力。积极支持建立蔬菜种植专项扶持基金、畜牧养殖专项扶持基金,通过财政贴息、免息等方式,提高农牧民生产积极性。同时,积极支持青海进一步加强重要商品储备库建设,增加储备品种,增强边远地区市场调控能力。
        (二)减少市场流通环节,降低物流成本。国家有关部委积极协调青海、甘肃、宁夏、陕西、新疆等省区,逐步建立西北五省区跨区域物流运输合作机制,构建跨区域大物流网络体系,以降低省际间运输费用,各省区在出省通道对接、交通运输信息通报、过往车辆收费、物流企业市场准入、物流服务标准和工作规范、应急运力共享、跨省应急保障等方面加强协作,在落实好现行农副产品运输税费减免基础上,完善农副产品“绿色”运输通道体系,扩大覆盖范围和品种,重点对装载食品、日用消费品等居民生活必需品的车辆减收或免收通行费,降低区域间物流运输成本。建议国家将农产品现代流通综合试点进一步向西部边远地区,特别是向青海倾斜,通过加大国家资金的投入,提升青海的农贸市场、农产品批发市场整体水平,降低市场经营者成本;对大型骨干企业参与市场调控,在保障供应稳定物价中发挥积极作用的给予一定的经营费用补贴。
        (三)加快推进价格改革工作,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快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稳步推进石油、天然气及电价形成机制改革;抓好民生价格工作,重点加强教育、医疗卫生、通信、住房等价格监管,抓好供水、供暖、供气、城市公交、乡村客运等与群众生活息息相关的公益性行业的价格工作。国家应对包括青海在内的广大藏区实行成品油价格调整倾斜政策,通过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中相应的配套补贴办法继续给予补助支持,降低成品油价格调整对经济发展和居民生活的影响。加大财政对价格调节基金的补助力度,充分发挥价格调节基金扶持生产、调控市场、稳定物价、补贴困难群众的作用,增强地方政府运用经济手段调控市场物价的能力,保持全省市场价格总体水平基本稳定,保障人民群众基本生活。
        (四)加快推进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提高青海等省区人民的收入水平。国家应充分考虑青海藏区的特殊性,加大海拔高度在评价指标体系中的权重,相应提高青海艰苦边远地区类别和津贴标准,并对青海增加的津贴补贴部分所需资金给予支持,逐步提高青海职工工资和福利待遇,逐步缩小与东部地区间的收入差距。充分考虑青海地域广阔、条件艰苦、维稳任务重、经济欠发达和各项社会事业发展滞后的现状,加大国家基本公共服务财政转移支付力度,提高物价补贴额度。继续加强支农、惠农、强农的工作力度,帮助青海大力发展乡镇企业、中小企业、劳务经济等非农产业,多渠道增加农牧民收入,逐步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
上一篇: 加强协调 抓好落实努力增强我省工业经济应对金融危机的能力 下一篇: 统筹城乡协调发展 全面推进东部城市群建设